筆趣閣小說網 > 大王饒命 > 323、苦行僧(第一更)

323、苦行僧(第一更)


        “你卡里有錢,每天你記得按時吃飯……”

        “衣服丟進洗衣機里洗好了及時晾干……”

        “不要老是看動畫片,看時間長了記得起來活動活動……”

        呂樹一副將要出遠門的家長然而放心不下家里小朋友的憂慮模樣,呂小魚揉著小兇許平靜道:“呂樹,你說好要帶我去京都的。”

        “這不是人家不讓帶家屬嗎?!”呂樹一臉無奈。

        “呂樹,你變了,”呂小魚冷冷的說道,她手里的小兇許一臉生無可戀,呂小魚一糾結就揉巴它,它還沒有什么反抗的能力……

        “喂!都說了不要再看言情劇了!”呂樹當時整個人就不好了。

        這次進京述職,天羅地網交代呂樹神馬都不用操心,車票是對方給準備好的,到那邊的衣食住行也是天羅地網來管,而且最重要的是,李一笑還專門交代他們帶上武器。

        他和曹青辭一起到省會車站集合,鐘玉堂會在那里迎接他們,然后轉車北上。

        呂樹越來越感覺,這次進京述職可能沒有那么簡單,怎么感覺像是要去打架呢?

        時間定的很倉促,所以呂樹現在也來不及管那么多,當天晚上回家收拾東西,第二天早上6點就要坐上去省會車站的火車,行程1個半小時。

        此時,天羅地網已經可憑證件攜帶冷兵器上交通運輸工具了,全國交通系統大開綠燈。

        第二天早上呂樹本打算一個人悄悄離開的,結果呂小魚非要送他,而且還送了呂樹一件禮物……

        “這是啥啊?”呂樹愣了一下。

        “你打開看看就知道了!”呂小魚笑瞇瞇的說道:“我在網上定做的!”

        說完呂小魚就回屋里去了,呂樹打開包裹一看,是一件黑色T恤,上面印著白色的字。

        正面是,呂樹來了……

        背面是,呂樹走了……

        這時候呂小魚從屋里出來了,她也換上了新的T恤。

        正面是,小魚來了……

        背面是,小魚走了……

        這個很早就見過了啊,‘老外來了’‘老外走了’,沒想到呂小魚直接拿來訂制T恤……

        “太幼稚了吧,”呂樹趁機反擊幾天前的呂小魚……沒錯,我呂樹就是這么記仇!

        “你給我穿回去!”呂小魚臉都冷下來了。

        “呵呵……穿就穿!”呂樹又把T恤套了回去,呂小魚這才重新眉開眼笑:“走,我送你去車站。”

        倆人打了出租車一路向火車站去了,在家里的時候是呂樹一臉語重心長的交代呂小魚乖乖的吃飯,呂小魚一臉不耐煩的樣子,結果到了車上,開始呂小魚叮囑呂樹千萬要注意安全……

        結果到了車站,呂樹竟然發現姜束衣已經等在候車大廳門口了。

        呂樹愣了一下:“束衣,你也去述職嗎?”

        姜束衣看到呂樹后笑了笑:“不是,我是專程來送你的,”緊接著,姜束衣小聲道:“這次進京述職非同一般,好好表現吧,天羅地網要從各個方面考察你們,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言行,考察無處不在。”

        呂樹恍然,原來是這樣么?像天羅地網這樣的組織選擇后繼力量來培養的時候,果然是更加慎重啊,竟然如此興師動眾。

        至于考察什么,怎么考察,姜束衣表示他也不知道。

        呂樹稍微有點感動,他沒想到對方為了給自己交代一聲還專門來送行,呂樹想起調集靈氣的事情心中還有點得意洋洋,自己也算是幫了姜束衣的大忙吧?

        以后說起來,姜束衣也要承自己的情啊,畢竟是那么濃郁的靈氣!

        呂樹故作漫不經心的試探道:“現在靈氣還在增長,不少地方出現了新的福地,話說,你家那塊福地怎么樣了?”

        結果呂樹沒想到的是,姜束衣的臉竟然直接黑下來了……

        只聽姜束衣咬牙說道:“不知道為何我家靈氣暴增,結果家里一株盆栽產生了異變,直接把房子給撐塌了,現在正在重建!”

        呵呵,呂樹覺得,他能把這個秘密帶進墳墓里去……話說,人要隱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的度過一生這句話是誰說的?真特么睿智啊……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我并不知道你家盆栽竟然這么牛逼……

        就在此時,曹青辭背著一個黑色的雙肩包從早班的公交車上走下,很平靜的朝候車大廳上下來,沒有人送行,也沒有像其他女孩一樣,出一次遠門就要拉著一個拉桿箱,里面什么東西都要帶著,跟搬家一樣的感覺,好像少一樣就活不下去似的……

        在這個高中生都開始有女生化淡妝、男生穿裙子的時代……曹青辭似乎從來都未注意過自己的形象問題,僅僅是衣服洗的干凈利落,整整齊齊。

        對方來到候車大廳門口,似乎根本就沒有與呂樹這個唯一的洛城同行者打招呼的意思,直接走進了候車室。

        “真是冷漠啊,”姜束衣感嘆道:“這次她恐怕是重點觀察對象吧,這個女孩心里好像只有修行,全國道元班似乎她的修行實力是最高的,而且甲級資質的天才里,只有她立過戰功。”

        “很難看透她在想什么,”呂樹搖搖頭,自己好像從來都沒有收獲過來自曹青辭的負面情緒值?!

        要么對方心如止水,不會產生負面情緒,要么對方就是有隔絕自身與外界的方法。

        這種唯一性的特殊感覺讓呂樹有點奇怪,如果曹青辭真的有隔絕自身與外界的方法,呂樹還真相了解一下。

        呂樹出示證件聯網查詢之后,連安檢都不用過,車站直接開了綠色通道放他通行。

        他的身份證放在儀器上掃描之后,出現的便是機密、通行等字樣,并沒有直接顯示他就是道元班的學生。

        到了車上,呂樹和曹青辭是連坐,曹青辭便永遠都是在閉目修行,她已經是D級巔峰了,卻依舊不停的運行大周天來穩固自身境界。

        而呂樹則是拿出之前買的自學日文教材繼續學習。

        他忽然覺得,身邊悄無聲息的曹青辭,就像是一個……苦行僧。


  http://www.rossgr.tw/35_35872/1399202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ossgr.tw。筆趣閣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sw8.com
上海时时乐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