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大王饒命 > 673、舉天同哀(第四更)

673、舉天同哀(第四更)


        很多人知道天羅地網只有一柄飛劍的原因是心血只能供一柄本命飛劍,然而趙永臣不一樣,他賣假貨賺著高額的利潤天天吃補血的東西,就是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同時供出兩柄飛劍來……

        按趙永臣的話來講自己不是天生就想當奸商,都是生活所迫……

        “說到高看天羅地網,”趙永臣在雨中笑了起來:“那你可能是不太了解我們的劍,也不了解聶廷的刀。”

        紅色飛劍忽然一分為二出乎格里爾的預料,水幕一直防御的都是前方,若是被飛劍繞到后方搞不好真的要被趙永臣得手。

        格里爾瞬間拔升自己的渾身氣勢,僅僅一彈指,他身體里的大半靈力就如同洪流般傾瀉而出,

        剎那間時間仿佛永恒,一枚枚雨滴在水系覺醒者格里爾的操控之下猶如光幕般向外彈射,一滴滴雨碰撞在兩柄紅色飛劍之上竟然發出金鐵交鳴的聲響。

        而格里爾本人竟然通體化成水人在雨幕中自由穿梭,堪堪躲開了兩柄飛劍。趙永臣劍鋒詭異曲折至格里爾的面前,格里爾再次被逼的向右側退去,竟是沒敢擋這一劍的鋒芒!

        “小看你了,”格里爾恢復人類形態,他背上與胸前血跡滲出,他沒想到自己只是來對付一個C級情報負責人而已竟然會讓自己受傷,轉化水元素形態也不是那么輕松的,沒有強大的意志同樣會有著被水元素的意志同化的危險,曾經有一名叫做厄爾的水系強者投入了水元素的懷抱永遠放棄了人類形態,但格里爾可不想那么做。

        只是如果他剛才躲的稍微慢一點,恐怕那兩柄紅色飛劍就會刺透他的心臟!

        而趙永臣就沒那么幸運了,他右手上舉手持斜指云雨的長劍站在雨泊中,剛剛那密集的雨滴是360度無差別的攻擊,即便他身披靈力甲衣也無法抵擋如此密集的雨滴。

        “今天運氣不太好,真不該賣那么多假貨的,起碼也應該摻著賣才對啊……”渾身血流如注的趙永臣看了一眼天空嘆氣道:“賊老天怎么偏偏在這個時候下雨,兄弟們,再會了,我趙永臣不后悔。”

        然后轟然倒地。

        格里爾站在雨夜里沉默,自己差點陰溝里翻船,確實不能太小看天羅地網了,只是他們來晚一步被那兩個天羅離開了,看來這場殺戮盛宴注定無法盡興。

        然而就在此時,格里爾忽然察覺那無人控制而墜落地面的雨滴開始冰冷,殺意凜然。

        斷了一截胡須的格里爾豁然回頭,竟看到雨夜的盡頭佇立這一個少年,對方看著倒在雨泊中的趙永臣眼神平靜,雨也平靜了下來。

        呂樹送走李一笑之后就打算回來找趙永臣告別,卻沒想到上一次見面便是永別,當他回來的時候便是眼前的場景,讓人發自內心的悲傷。

        然后內心深處的海面忽然翻涌起來,似乎有一頭野獸要從海中嘶吼著吞噬一切。

        呂樹覺得他內心里似乎一直困著一頭野獸,卻沒有釋放。

        “又一個自投羅網的,”格里爾微笑道,他踩踏著地面的積水朝呂樹走來,結果下一刻他卻發現曾經自己最喜歡的雨幕忽然變成了囚籠。

        “我以前覺得這個世界雖然有些冰冷但還是有很多溫暖的,”呂樹平靜說道:“大家一切賺賺錢吃吃喝喝玩玩過完一輩子不好嗎,干嘛要打打殺殺的。”

        “哦?那現在呢?”格里爾挑挑眉毛,原本他的胡須也會跟著挑動,可是已經被趙永臣斬斷了半截。

        “現在我想殺點人,”呂樹咧嘴笑了起來,潔白的牙齒如寒刀冷徹刺骨。

        下一刻,呂樹胸中星圖瘋狂的旋轉了起來。

        第七顆星辰與君臨般來到第三層星圖的上空成為亙古不滅的恒星,而其余星辰也轉動了起來,猶如一個完整的世界。

        哀如細雨,也如蠶絲,當你抽絲剝繭看到里面那個悲慟的內心時便會發覺,原來哀慟的情緒其實是抽不盡的。

        第三柄小劍雀陰從第三層星圖之上具現而出,雀陰準確來說其實不像是劍,更像是一把滿是裂痕與紋路的刺。

        然而仔細看去,那些紋路并不是裂痕,雀陰竟是由三十六根細絲完美纏在一起組成的利器,呂樹心念稍微一動雀陰便抽絲剝繭般分裂開來猶如春雨般在星圖之內婉轉穿梭。

        忽然間,格里爾還不清楚自己面對了什么樣的詭變時,他的心里竟莫名升起如同這雨夜般的悲慟感,幾乎要流出淚來。

        方圓三里內,一只野狗本在翻找垃圾堆里的食物,卻一瞬間伏地嗚咽起來。

        有人正在睡覺,也忽然抱頭痛哭。

        幾乎是同時,這里因呂樹的晉升陷入哀慟之中,當初呂樹雪山開的時候便有異象,沒想到這次星圖開啟第三層還有。

        原本便因為下午EO的戰斗而導致附近土著迅速逃離,剩下的沒幾個人了,所以幾乎沒人注意到這一場天地異象忽然降臨。

        格里爾驚覺不對,這怎么像是A級晉升時才有的天地異象!

        夜雨中雀陰悄無聲息的從星圖內穿梭而出,仿佛化成了夜雨本身。

        格里爾原本可以通過雨滴來感知周圍的一切變化卻赫然發現自己竟然在此時失去了對雨水的掌控權。

        那個掌控權就像是他小心翼翼的收藏在懷中,卻被人輕而易舉的奪走了,而他原本賴以戰斗的傾盆大雨卻忽然變成了他自己的牢籠。

        滴答。

        一滴雨水落在格里爾的肩膀上印開了一層鮮血的紅色,格里爾驚恐的發現這雨滴鋒利起來超乎想象。

        曾經李弦一以樹葉為劍,他將自己的劍氣灌注到樹葉中便如同萬劍齊發,而呂樹身為水系覺醒者,這雨滴便是劍氣最好的載體。

        這是一場瓢潑的劍雨向著格里爾傾塌而下,如同天崩。

        劍雨,呂樹覺得這個名字不錯,以前他不太喜歡下雨,現在開始喜歡了。

        就在這一夜,呂樹正式晉升B級,三里之內舉天同哀,傾盆大雨化劍。

        格里爾寧愿自己沒有經歷這一切。


  http://www.rossgr.tw/35_35872/2194120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ossgr.tw。筆趣閣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sw8.com
上海时时乐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