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大王饒命 > 819、人間地獄(第一更)

819、人間地獄(第一更)


        這原本是多么完美的一場潛伏,沒人現自己,自己也沒做什么過激的事情崩了自己的人設,結果整個營地就這么崩了

        呂樹覺得,也許這就是命運

        呂小魚給他準備的野外豪華帳篷,呂小魚給他買的零食,都特么在帳篷里可是已經來不及拿了。他轉身狂奔,散修們當然沒他跑的快了。

        那些散修們壓根就沒想過老虎背營地會迎來如此沉重的打擊,整個戰場里許多散修喝的大醉根本連青銅洪流到了都不知道,還有些則是褲子都還沒提上就被殺死。

        這是一場真正的戰爭,而戰爭不需要仁慈。

        呂樹穿過人群,他忽然用英語高喊:退回阿爾喬姆港!

        此時此刻呂樹已經看清楚局勢,當青銅盔甲拿出來的那一刻便注定這些散修是無法抵擋的,這是一場完全碾壓的屠殺。

        別說散修了,就算是各大組織的精銳都恐怕未必能夠占什么便宜,即便他們有人數優勢。

        所以老虎背的營地已經完了,在青銅洪流出現的那一刻就完了,呂樹現在要做的是:把人流引向阿爾喬姆港,然后他則順理成章的躲在人群中逃到那邊去。

        原本呂樹沒有去阿爾喬姆港的原因就在于那邊已經被各大組織經營成了一個銅墻鐵壁,他進去之后沒有天羅地報支持,稍微不注意就可能崩了人設。

        然而現在不是天賜良機么,如今正是潛伏阿爾喬姆港的好時機!

        不過呂樹還有點惦記他的帳篷,也不知道那個劍指自己的是特么誰啊,聲音在面甲里面甕聲甕氣的似乎有點熟悉但是卻一時半會兒沒想起來。

        呂樹受不了這委屈,可天羅地么多,自己怎么找到那個要打自己的選手啊。明明青銅盔甲是他呂樹搞到的,偽裝者小隊的事情也是他現的,怎么就把自己給坑了?!

        就在此時呂樹回頭看了一眼,正好看到那第一個沖向自己的青銅甲士怒吼:陳祖安在此,誰敢戰我!

        呂樹:呵呵。

        你特么完了。

        忽然間,剛剛還霸氣無比的陳祖安頓時一陣涼意從背后脊椎那一條線順流之上,陳祖安小聲嘀咕道:怎么突然有點害怕

        成秋巧在他旁邊的青銅盔甲里甕聲甕氣的說道:你看你腳底下的這個帳篷,是不是有點像前段時間呂小魚給樹哥買的那個?

        來自陳祖安的負面情緒值,+999!

        草,陳祖安轉頭四顧想看看呂樹在哪,難怪剛才看到那個臉都這在兜帽陰影下的少年總感覺有點不對勁:怎么辦,我現在有點慌

        沒事的,你還不知道樹哥的為人嗎?成秋巧安慰道。

        就是因為知道他的為人,我才會慌啊

        很多天羅地都有點好奇,之后的陳祖安再也沒在戰斗中喊過陳祖安在此誰敢戰我這種話,聽起來挺霸氣的啊,怎么不喊了呢

        青銅洪流在營地里沖殺著,僅僅是第一個沖鋒便讓那些散修明白,他們與天羅地的差距到底有多么巨大,那是天壤之別。

        事實上很多人都以為天羅地算肅清山林里的作戰小隊,然而沒想到天羅地從一開始便打算將整個老虎背的營地都給摧毀掉。

        散修們倉皇逃竄著根本無法組織起來有效的抵抗力量,各大組織混雜在散修里的人曾試圖努力讓散修回頭殺敵,他們的說法是天羅地只出現了兩萬人,而他們有十多萬。

        可是當青銅洪流出現的那一刻便意味著各大組織之前營造的謊言瞬間破滅,散修們確實是層次比較低,絕大部分人都像是李典王喆那樣的選手,可問題是,就算是李典和王喆也不傻啊,好處可以占,但危險得別人去扛。

        戰場上向來兵敗如山倒,很少有人能夠在敗勢面前力挽狂瀾。

        呂樹默默的隨著人群向東邊撤退,這些散修的人員基數太龐大了,這就意味著天羅地能殺光所有人。

        他大概估算了一下,十多萬散修可能會死在這里四五萬的樣子,如果天羅地境不繼續追殺的話,那大部分人還是可以逃回阿爾喬姆港的。

        呂樹并不覺得青銅洪流繼續追殺是個好主意,因為那邊已經有a級強者虎視眈眈了,如果追的太遠搞不好還會落入圈套。

        他慢慢朝著各大組織混雜在散修里的那些成員,呂樹盯他們已經很久了。

        就是這些人如今還在試圖拉住散修回身戰斗,然而呂樹快的穿梭在人群之中,雀陰灰線也隨著他的身影晃動,雀陰灰線從那一個個各大組織成員身體里穿透而過。

        混亂之中,甚至沒人回去注意那些倒在地上的人到底是怎么死的。

        雀陰灰線很細,細到呂樹殺人之后很久才有血跡從口鼻傷口里溢出。

        呂樹殺完人后佯裝成普通的散修隨著隊伍撤離,而且他的度很快,起碼比大部分散修都快。青銅洪流就在龐大的散修隊伍后面不停的殺敵,有些人連制式長劍都砍斷了最后只能赤手空拳的戰斗。

        青銅洪流奔襲一天一夜從未停歇過,每個人都很累了,可是勝利就在眼前,即便這是短暫的勝利。

        只要能把那些入侵的人殺死在長白山里,就算是力崩而卒他們也不在乎!

        血液將整個老虎背營地染紅,地面上因為鮮血的深入而變的泥濘起來。一個個散修哭嚎著逃跑,這一幕讓呂樹宛如身處地獄,只是那些來自地獄的使者卻讓呂樹倍感親切。

        不知道為什么,呂樹感覺自己似乎喜歡這樣的場景,那濃郁的負面情緒縈繞在空氣里讓人沉迷。

        不對,呂樹晃了晃腦袋繼續跟隨大隊離開。

        忽然間有人拉住呂樹的衣服,呂樹豁然回頭看向身后,雀陰灰線隨時準備出手。

        卻是一個漂亮的女性散修拉住了他,對方似乎還化了妝的,呂樹不太理解這種在戰場上化妝是個什么操作,不過呂樹覺得這個女人的長相就算只是個普通人也會被人追捧吧。

        你是散修里面度最快的,帶我走我就是你的,我很干凈還沒讓人碰過!女散修說道。

        還有兩更晚一些


  http://www.rossgr.tw/35_35872/2362507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ossgr.tw。筆趣閣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sw8.com
上海时时乐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