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七王之降臨諸天 > 第三十八章、終結之戰

第三十八章、終結之戰

  2019年5月23日中午,也就是楊帆參與殲滅三人蒙古軍之戰突然消失之后。

  整個戰役最慘烈的部分剛剛拉開序幕,由于蒙古軍陣前許多大宋百姓向大宋軍陣沖去,大宋軍受到了一些影響,宛如一塊被崩開了許多小口子的鋼板,蒙古軍乘機攻入這些薄弱點,繞過了步人甲大隊直接從缺口沖入宋軍長槍兵陣列之中,長槍兵沒有在重甲步兵的情況下被敵人近身搏殺,損失越來越慘重。

  前排重甲步兵已經在盡力堵上缺口了,但對面蒙古軍作戰經驗非常豐富,抓住一點小紕漏就能不停擴大戰果,將小漏洞撕裂成宋軍的致命傷。

  指揮騎兵戰斗的郭靖看到了整個戰場形勢出現不利,可惜以他一人之力根本無法改變一兩萬蒙、宋精銳士兵膠著在一起血拼的戰局,熟悉蒙古軍制的他選擇騎馬在陣外游蕩,專門尋找蒙古督軍點名射殺。

  一個、兩個、三個......

  此次出城,他的馬上掛了5袋箭,累計一百多支,二十多分鐘后,他已經射光了所有箭,作為整個隊伍的核心中層軍官,80多個純種蒙古人中箭倒下對這只隊伍的影響顯而易見,整個蒙古軍已經開始出現一些混亂,戰斗效率越來越低,宋軍陣列撕開的缺口逐漸被補上了。

  接替戰死蒙古軍副將的是一個素有威望的蒙古百夫長,此人明顯感覺到整支隊伍指揮生澀、反應遲鈍,他也發現了郭靖這個罪魁禍首,組織過神箭手對其進行射殺,無奈郭靖一身戰甲看著不厚,卻完全射不穿,想要射中面門、脖子等關鍵部位更是艱難,一則因為他一直在騎馬移動,二則因為他武功高強,發現不對要么迅速躲閃,要么用內力震開弓箭。

  眼看再這么任由他射殺下去,整個蒙古軍隊指揮系統就要癱瘓了,蒙古軍百夫長組織一百多士兵開始進攻郭靖。

  看到一大隊蒙古步兵向自己沖來,郭靖沒有利用自己的機動優勢進行轉移,而是直接扔下長劍下馬沖向了這一百多人。

  還未等蒙古兵沖到面前,郭靖左手見龍在田,右手亢龍有悔,霸道絕倫的掌力蓬勃而出,前排數米外的二十多蒙古兵被震開幾米,口中鮮血狂噴,倒地掙扎不已,郭靖也不理會他們,以極高的移動速度沖入其余蒙古軍中,輾轉騰挪間掌風舞動,連斃四十多人,其余蒙古軍見到這殺神一般的人物無人敢上,紛紛后逃,哪怕身后的督軍砍了兩個逃兵的腦袋都不起作用。

  郭靖看到這些士兵逃跑也不再追逐,只是從蒙古兵尸體上撿了八袋箭,招來紅色戰馬一躍而上,弓如滿月,又一個純蒙古人軍官捂著脖子不甘的倒下了。

  郭靖一路游走一路射擊,蒙古人將其毫無辦法,眼見他繳獲的箭已經射出了五袋,純蒙古人軍官再次減員七十多個,甚至很多蒙古軍官已經開始脫下自己的甲胄換上仆從軍的裝備了。

  指揮體系接近奔潰、軍官開始佯裝士兵,仗打到這里,蒙古軍已經是群途末路了。

  果然,蒙古軍后陣已經開始出現仆從軍陸續潰逃的現象,郭靖射殺了幾個企圖阻止潰逃的蒙古軍官之后,潰逃形成了連鎖反應。

  見到仆從軍潰逃,蒙古百夫長面色如土想要阻止,全軍能想響應他命令的人卻寥寥,甚至出現了仆從軍砍殺純蒙古人軍官逃跑的瘋狂舉動。

  戰場形勢至此,仍然固守陣地的蒙古兵越來越少,完全抵擋不住宋軍的反撲,一開始的陣地戰、遭遇戰漸漸變成了變成了追擊戰。

  蒙古軍兵敗如山倒,郭靖率軍瘋狂追擊了五里方才作罷,追擊至此再追意義也不大了,蒙古兵只剩數百鉆入小道和山林。

  他們贏了,他們居然野戰贏了蒙古軍,士兵們雖然疲憊不堪,是眼中全是興奮和激動,他們看到勒馬停在隊伍最前面的郭靖,卻找不到開著車的三位墨家上師,他們惴惴不安,勝利的喜悅都被沖淡了不少。

  其實郭靖很早就發現三位上師不見了,他雖然沒有看見陳家麒在車上中箭的一幕,也猜到一定是有什么變故發生了,襄陽城中雖然剛經過大勝,軍士卻也損傷不少,此時軍心不能有亂。

  “三位上師議事時有言,師門有事,先行一步,來日必為我等慶功。”郭靖發動內力向全場吼道。

  “上師!上師!”眾軍士聽說三位會遁地仙法但沒有親眼見過,確認上師在突然從這片戰場消失離開此地的消息,皆是篤定上師會遁術無疑,扯著嗓子呼喊了起來。

  兩個小時后,襄陽城外熙熙攘攘,早在蒙古軍潰敗、宋軍全軍開始追擊時,探馬已經大勝消息傳回城內,城中百姓熱淚盈眶、奔走相告,紛紛出城來迎接凱旋隊伍。

  這次的進城隊伍只有四百多騎兵,他們盔甲滿是血污、很多人身上掛著彩,但是一個個都神采奕奕的接受百姓的歡呼。

  郭靖站在隊伍最前面,在這最榮耀的時刻,他很遺憾楊帆三人沒有在場。

  騎兵隊伍緩緩進入城門,百姓隊伍被執勤軍士擋在兩邊,圍城幾月,群情激奮的百姓很多人面黃肌瘦,但手里拿著裝滿熏肉、雞蛋的籃子往他們這邊遞、一個小女孩穿著打滿補丁的衣服,臉臟的小花貓一樣手里攥著一串青色的葡萄高高舉起,她一臉興奮地往前擠,周圍人根本沒有人擋她,因為很多人知道她一直在城門口站著,她的爸爸也參與了這場戰爭。

  郭靖看到了這個小女孩,躍下馬來,大跨步走到她面前一把抱起她,接過了她遞過來的葡萄。

  “真甜!”郭靖吃了一顆酸澀的葡萄笑著道,他知道這個小女孩可能家里很窮,什么也拿不出來,五月底是葡萄掛果卻沒有成熟的時候,她一定是剛從哪里摘來的。

  “將軍叔叔,爸爸也去打壞人了,他怎么沒回來,媽媽說今天家里沒糧了,我餓媽媽卻不讓我說,我想爸爸了。”小女孩聽郭靖說甜,眼睛都笑成了小月牙,忙問爸爸在哪里。

  郭靖想起了剛來回來一路見到的尸橫遍野的宋兵,內心一陣猛揪。

  “你先跟著叔叔吧,你爸爸會回來的,叔叔是將軍,一定能找到你爸爸的。”郭靖對安慰著說道。

  之所以騎兵先回來,是因為步兵都在打掃戰場和救治傷員。

  他們離開時有一萬步兵、一千多騎兵,如今還能有多少人回來,他現在還不知道。

  冷兵器戰爭,真正交戰當場死亡的比例并不高,很多重傷員是拉回來以后陸續死亡的,西方知名的南丁格爾正是在克里米亞戰爭時期通過護理大大降低了士兵的傷亡率才擁有崇高的聲譽,被譽為護士精神代名詞。

  http://www.rossgr.tw/99_99440/49558947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rossgr.tw。筆趣閣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sw.com
上海时时乐开奖信息